乡里乡居创始人郎建鹏:做民宿投资梦想的缔造者

第一篇章:初心·探索之路

“五年前,那还是座非常破旧的民宅……”

顺着郎建鹏手指的方向,是一处名为“观山小院”的民宿院落,这里便是郎建鹏梦想起航的地方。

云图片

▲夜幕下的观山小院 

大学毕业,郎建鹏开始自主创业,经历了网络公司从初创走上资本的过程,不仅于此,郎建鹏始终还怀揣着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民宿梦想——要在家乡的青山绿水旁,建成一个自己喜欢的独门小院,闲暇之余,约几好友在小院里撸串儿、唱歌、谈天说地,并将这份惬意时光分享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云图片

 ▲郎建鹏在观山小院

于是,郎建鹏决定开启关于民宿的第二次创业。有了想法后,郎建鹏一直在思考: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要到哪里去?都说人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喜欢自驾游的郎建鹏,拎起背包出发了……近一年的时间,他开车兜遍了大半个中国,入住了所有网红打卡地及有名的民宿、旅馆,他惊喜地发现,一旦踏进心仪的民宿,就会不由自主地被民宿本身和所处的生活环境所感染。民宿是具有生命力的,它为旅客准备的不止是一张1.8米的大床,一间不到20平米的卧室,而是为旅客提供了一种超脱于日常生活的生存方式。所以那一刻起,身心再多的苦闷、压力,也会被民宿的门槛所阻隔到一万千里之外。

云图片

 ▲南方民宿

在环游的过程中,郎建鹏用心倾听着民宿中涌现的声色故事,他就像一块海绵,一身干爽的出发,吸吮着各地民宿的汁水和精华,如饥似渴、收获满满。重回故土时,那些曾经未知、迷茫的孔洞早已被创意和思路填满,用力一挤,便流的满盆满钵。

第二篇章:启航·创业观山

眼神更加充盈的郎建鹏将注意力放在了延庆应梦寺山脚下的一处院落。为了让房屋的视野更加通透,他们刨开了传统的石块砖墙,将透明的钢化玻璃布满了阳光可以投射到的地方;他们将飘窗用舒适的麻布软包起来,摆放上精致的茶几、茶具,让旅客椅靠窗棂、品着香茗、沐浴着阳光,悠然自得。

云图片

云图片

 ▲建设中的观山小院

600多平米的院落只开设了6间客房,但在院子中间,却挖了一个3*7米的长方形泳池,将超过300平米小院空间让给了绿地、自然。他希望在大城市里憋闷已久的旅客能来小院里自由呼吸,烤烤串、戏戏水、晒晒太阳,喘一口绿水青山边的新鲜空气,在另一种生活方式中感受生活。

云图片

 ▲在观山小院的惬意时光

提到自己的得意之作,郎建鹏的嘴角总会不自主的上扬。“当时所有朋友都不建议我设置泳池,因为在北方地区,泳池利用率不高、打理起来比较麻烦,但思考再三,我还是决定要做,我想让来的旅客享受到不同的生活体验。”

“这儿,是延庆地区首家拥有泳池的民宿小院。”

云图片

云图片

 ▲观山小院的网红泳池

观山小院开业至今,每逢暑期一直处于“一房难求”的紧俏状态,这个21平米的网红泳池“功不可没”。它成了旅客朋友圈照片、抖音短视频中的必备“景色”。

第三篇章:筑梦·开源社区

云图片

 ▲四季花海景区

位于延庆四海镇花海小镇项目是郎建鹏一次成功的“筑梦”之旅。他改变了自投资金建设小院的方式,将民宿小院的开发模式放开,让更多有民宿梦想、有闲置资金的个人能“有的放矢”,后期通过专业团队对小院的建设、运营,让“梦想和面包”二者兼得。

云图片

  ▲花海小镇接待中心

郎建鹏打开了以分享交流、共同进步为初衷的民宿“开源社区”,摒弃了功利、世欲,使更多怀揣着“小院梦”的个人都有机会从“零基础”进驻到民宿行业。

这种“开源”模式让郎建鹏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铺到民宿的运营管理上。在花海小镇,所有院落以纯粹且独立的白色为小院主色调,用矮墙将建筑与外界打通,在保证了小院内部空间和私密性的同时,也将纯朴的乡村田园生活引入院落,将慢节奏的生活感觉渗透到院子的每一个细节中。让人身处室内亦可远观绿野阑珊,轻抚晨昏雾霭,聆听雨滴,亲吻草地,使人的内心沉稳且安静。

云图片

 ▲郎建鹏在花海小镇

自此,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原生态村落便有了花海般烂漫的影子,“花海小镇”由此诞生。

云图片

云图片

 ▲花海小镇院落

现如今,郎建鹏已成功打造、运营了乡里乡居、有家逸墅、三进院等多个高端民宿IP,院落数量也增至50余处,而这也让郎建鹏不断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当初做民宿初心到底是什么?

云图片

 ▲乡里乡居品牌小院

云图片

 ▲有家逸墅品牌小院

云图片

 ▲三进院

“现在全国有一股“民宿热”,不管是外来投资还是村民自建,全国各地的民宿比比皆是”。郎建鹏话锋一转:“很多因为缺乏专业的运营管理,民宿在最初选址、设计等方面就存在很多先天问题。我认为,一个民宿院落的成功需要前期做大量的数据分析。首先是面向人群的定位,然后结合产品和功能定位,多个角度、维度去分析,最后确定民宿的建设和运营方案。”

云图片

 ▲创业大赛上的郎建鹏

“进入民宿行业之前,自身很喜欢民宿里的生活方式,但接触过旅客后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有这样的小院梦”。郎建鹏说,“曾经有个旅客朋友向我表达过类似的想法,但小院从哪盖?怎么盖?盖成什么样儿?他心里一丁点的想法都没有”。郎建鹏顿了顿:“这其实也难免,有民宿梦想的人,大部分都有其他工作,由于时间、家庭的原因,并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学习运营管理,所以,尽管有很多想法,但不知道如何去实施、去落地。就像当初的我一样,头脑中根本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小院,它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你不能奢望每个民宿爱好者都开上车去全国的民宿看一看,住一住,抛开时间、精力不说,前前后后的花销可能都够建起一座小型民宿了。所以,我要做他们的眼睛和手脚,用我的经历、经验带他们去走、去看、去触摸,带他们实现心中小院的梦想。”

云图片

 ▲郎建鹏在北方民宿大会

云图片

 ▲郎建鹏在签约仪式现场

郎建鹏说:“随着我们民宿品牌化、连锁化的发展,民宿的管理系统也在不断升级。如今消费者对民宿的硬件设施及服务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品牌效应日益凸显,拥有连锁化发展实力的民宿将在未来更具竞争力。乡村民宿,依托当地的旅游资源或人文资源,经营一些特色项目,与其他旅游产品协同、融合和互补。同时,我们民宿也会整合餐饮、咖啡、酒吧等相关业态,这也是大势所趋之一。”

云图片

 ▲花海小镇小院

经过这几年的运营经验,郎建鹏意识到民宿服务人员所提供的服务质量能直接关系到旅客的居住体验,因此“服务”也将是未来民宿核心竞争力。

云图片

 ▲获奖的小院管家

“我们小院服务人员大多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更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她们还会主动给旅客提供出行规划和建议,用我们的热情和真诚给身处异乡、人生地不熟的旅客带来温暖和安全感。”郎建鹏说。

云图片

 ▲专业的民宿运营管理团队及小院管家

日常工作中,有些旅客所提出的需求已经超过服务人员的职责范围,但郎建鹏依然要求工作人员要坚持做到“客有所呼,我有所应”,全心全意为客人服务,使客人深切地感受到 “不一样的环境,一样的家”。

第四篇章:使命·永不停步

近段时间,郎建鹏一次次往返于北京的各个区县,有了这么多民宿项目的成功先例,郎建鹏的“开源”民宿模式将再次“复制”到各个地方,落地生根。他希望能继续保有那颗“初心”,与同样拥有小院梦想的人,在绿水青山间一同寻找心底那处梦寐以求的乡间小院。